导航:首页 > 证书转让 > 乌拉圭回合谈判主要成果

乌拉圭回合谈判主要成果

发布时间:2022-09-20 14:29:54

1. 乌拉圭回合的最后谈判

乌拉圭回合是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主持下的第八轮多边谈判,也是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的最后回一轮谈判。从1986年答9月谈判的启动到1994年4月最终协议的签署历时8年。参加乌拉圭回合谈判的国家和地区从最初的103个,增加到1993年底的117个和1994年4月谈判结束时的128个。此次多边谈判的主要成果:一是强化了多边体制,特别是将农产品和纺织品纳入到自由化的轨道,并加强了争端解决机制。二是进一步改善了货物和服务业市场准入的条件,关税水平进一步下降,通过这轮谈判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平均降税1/3,发达国家制成品平均关税税率降为3.5%左右。同时通过谈判达成了服务贸易总协定,与有关的措施和与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三是建立了世界贸易组织。

2. 第九轮多哈谈判已经达成了哪些成果

中方谈判代表:启动多哈发展议程的谈判,不仅是多边贸易体制自身的需要,也是中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需要。在致力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中国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一个健康、稳定的国际环境; 更加需要一个公平、公正和开放的多边贸易体制;更加需要推动多哈发展议程真正实现发展的主题,促进自身的发展和世界的发展。

首先,多哈谈判的进展和成功,对于维持小康建设所需要的一个稳定、健康的国际环境十分重要。

1999年西雅图WTO部长级会议发动新一轮谈判失败,区域集团和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日益盛行,对多边贸易体制构成空前严重的威胁,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和忧虑。大家都期待着通过集体的努力改变这种状况。

美国经济从2001年下半年开始减速,日本经济由于结构性问题泥足深陷,全球经济增长显著放慢,“9.11”事件加剧了人们对世界经济前景的担忧。不尽快启动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将给世界经济的发展带来灾难性的影响。在多哈会议上,这一点最终成为了多数世贸组织成员的共识。

多哈发展议程谈判开始以后的世界经济形势并不乐观。经济复苏缓慢,增长乏力,存在着诸多不确定的因素,形形色色贸易保护主义正在抬头,各种不合理的贸易限制正在严重制约着各国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推动多哈发展议程,对于维持各国、各地区对世界经济发展的信心,对于抑制贸易保护主义的泛滥显得尤为重要。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过程,就是中国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和更高层次上参与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和竞争的过程。中国的发展是全球经济发展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只有世界经济能够获得可持续的发展,中国的发展才能健康、持久。

中国期待着多哈发展议程能够为自身的发展,也为各国、各地区的经济发展创造一个更加公平、合理的国际竞争环境。

其次,现行的多边贸易体制还存在着许多缺陷,亟待通过谈判加以改进。

乌拉圭回合的协议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发达成员没有切实履行他们所承担的义务;世贸组织现有的规则是不平衡的,不全面的,不能适应国际贸易发展的需要;长期以来,农产品贸易扭曲,发达成员利用其雄厚的财力,实行巨额补贴,使发展中国家在国际市场上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关税高峰和关税升级的问题迟迟得不到有效解决,严重阻碍了发展中国家出口的增长;各种技术性贸易壁垒打着冠冕堂皇的幌子大行其道,严重减损了市场准入谈判的成果;世贸组织的非歧视原则遭到破坏,反倾销规则、保障措施等贸易救济措施被滥用等等。以上这些问题严重制约了各国经济的发展,也损害了多边贸易体制的威信。只有通过多哈发展议程谈判使这些问题得到妥善和合理的解决,才能使多边贸易体制更加公正、合理和完善,才能有利于各国经济的增长和世界贸易的发展。

多哈发展议程涉及农业、非农产品、服务贸易、知识产权、贸易与环境、反倾销等贸易规则、争端解决机制等各个领域。中国希望这些领域的谈判能够进一步推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并完善世贸组织现有的规则体系。

多哈发展议程所要谈判的所有议题,都与中国自身的经济发展密切相关,同时,作为世界第5大贸易国,中国对于世贸组织的未来和世界经济的发展都负有重要的责任。因此,中国需要和其他发展中世贸成员一起,全方位和实质性地参与各项谈判,为促进谈判最终实现发展的主题做出自己的贡献。

3. 乌拉圭回合的成果有哪些

乌拉圭回合协议带来的全球性福利收益究竟有多大?该回合的哪些方面具有数量上的最重要意义?发展中国家是如何受到该回合影响的?该回合是否会使一些国家或地区蒙受损失?如果会,原因何在?在统计误差允许的范围内,我们的研究(见专栏)发现,从总体上讲,全世界都会因乌拉圭回合同意进行的改革而极大地受益:在短期内每年的受益额约为960亿美元,长期内的受益额则为1710亿美元。但短期收益集中于发达国家,尤其是日本、欧洲联盟(EU)和美国。
这种情况反映的现实是,工业国,尤其是美国和EU,在乌拉圭回合中作出了最大的让步。换句话说,这些国家正在修订从它们丧失的福利这方面讲代价极为高昂的政策,其中最显著是扭曲性的农业政策和通过多种纤维协定(MFA)提出的纺织品和成衣进口配额保护政策。相反,根据乌拉圭回合协议,发展中国家减少农业扭曲的程度比较低(虽然在某些情况下减少生产补贴也是重要的),而且不限制MFA项下的进口。唯一普遍的例外是,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国家相比,发展中国家降低制成品保护的程度更大,因为就平均而言,后者目前在这个领域的保护程度较低。

事实上,有些发展中国家在短期内将因乌拉圭回合而成为净受损者。这些损失主要来自两方面的影响。第一,减少EU和欧洲自由贸易协定(EFTA)成员国和美国的农业补贴造成了某些国家贸易条件的恶化。第二,MFA自由化将造成某些发展中国家的损失。因为取消MFA的配额将降低所有向OECD国家出口商品的出口企业的价格(即所谓实现配额租金),而效率不太高的发展中国家服装出口企业将丧失一些市场份额。

为了改善发展中国家的相对地位,它们应做的就是通过进一步降低贸易壁垒和其他扭曲来限制自我承受的成本。乌拉圭回合之后的世界呈现出一种更加开放的全球贸易环境。发展中国家单方面的关税减让和其他扭曲的降低,将使发展中国家基于比较优势的生产和出口发生变化,随之而来的出口扩大亦不太可能受到全球保护主义的阻碍。此外,几乎所有在短期内蒙受损失的国家都可望在长期内实现收入水平提高。这说明,所有国家至少都有可能因乌拉圭回合而受益。

研究成果

乌拉圭回合是一份复杂的协议,它包括:

●制成品的关税减让;

●农业非关税壁垒的关税化,降低农业保护程度的具有约束力的承诺;

●减少农业出口和生产补贴;

●取消纺织品与成衣的自愿出口限制(VERs),取消MFA。

●机构和规章变革,如创建世界贸易组织(WTO)和保护措施,以及反倾销和反倾销关税措施。

●若干新内容,如与贸易相关的投资措施(TRIMs),知识产权中与贸易相关的方面(TRIPs),以及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

●涉及面更大的其他内容,如政府采购。

我们的研究评估了上述前四个方面的变化。在乌拉圭回合带来的其他方面变化产生了附加收益(或可能是成本)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研究成果可能低估(或高估)了乌拉圭回合的收益。

研究成果表明,全世界总的来说每年能获得大约960亿美元的收益,而且以美元计值的收益主要集中于发达国家,尤其是EU、日本和美国,这三家每年因变革而分别获益390亿、170亿和130亿美元(见表1)。但有些较小的国家也受益匪浅:马来西亚的收益为GDP的3.3%,新加坡和泰国的收益约为各自GDP的2.1%,韩国和菲律宾的比例均为1.6%。

由于我们的模型是现有模型中地理离散程度最高的,因此我们得出了其他模型没有包括的若干国家和地区的结果。一方面,虽然发展中国家总体上能因乌拉圭回合受益,但预计也有一些发展中国家在短期内会受到一些损失,或不盈不亏。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每年将损失GDP的约0.2%,对中东和北非国家而言,略微有些负面影响(损失GDP的0.1%)。另一方面,Francois等人的研究发现,非洲和中东地区综合而论是受益于乌拉圭回合的,其主要原因在于乌拉圭回合降低了制造业的保护,这对贸易条件产生了有益的影响。总的来说,虽然发展中国家受益于乌拉圭回合的程度要低于工业国,但如果我们只考虑制造业保护程度的下降,情况就会相反,因为就平均而言工业国在这个领域的保护程度较低。与这些国家相比,发展中国家根据协议减少农业扭曲的程度较低(虽然在某些情况下减少生产补贴也是重要的),也不限制MFA项下的进口。

MFA改革。实际上,EU成员国和美国等国曾利用MFA项下的进口配额来保护国内的生产者,预计它们将因取消MFA而受益、而发展中国家总的来说估计将会蒙受损失。形成这种格局的原因如下:取消进口配额的国家可获得更多的进口货物,这将降低消费者支付的进口货物价格(由此获得配额租金)。此外,这些国家在将其生产性资源转入它们拥有比较优势的部门时,还将获得效率收益。象日本这类根据MFA不限制进口的纯进口国,将因取消MFA而蒙受损失,原因是它们的贸易条件恶化了。净出口国将其销售转向以前受到限制的市场,如EU市场和美国市场,这种销售转移提高了如日本这类市场的物价。

在净出口的发展中国家中,情况是不同的。效率最高的供应商一般也能获益,但获益的多寡差异极大。这些出口国因在以前受配额限制市场上的贸易条件恶化而蒙受损失,但在以前不受限制的市场——如日本市场——上,它们因贸易条件得到了改善并从中获益,它们把更具生产力的资源转用于享有比较优势的纺织品和成衣部门,因而获得了效率收益。发展中国家中绝大多数边际效率低的供货商将由于失去了配额租金而蒙受损失;在长期内,它们还会把市场份额丢失给发展中国家中效率较高的供货商。如果不改变其竞争性的话,福利和市场份额的损失在长期内就会增加。

农业改革。我们这份研究的显著特点就是把农业改革的整体分解为三个主要的部分(见表2):出口补贴,生产补贴,以及进口保护。

降低农业出口补贴将会为EU带来115亿美元的福利收益。主要的粮食出口国——阿根廷、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获益不多,其他国家则会蒙受损失。这一部分的农业改革是“粮食净进口国”所担心的,预计它们的贸易条件将会恶化。

在生产补贴方面,研究报告包括的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多少都有一些农业生产补贴。在某些情况下,如中东的谷物和韩国的稻谷,虽然补贴的对象产量不高,但补贴额却极高。因此,减少这种生产扭曲会有益于绝大多数国家,但也有几个小麦和非稻谷谷物的纯进口国和地区会蒙受损失(如日本、韩国、墨西哥、新加坡、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中国台湾省)。EU再次获得了巨大的收益,欧洲其他国家和美国的收益次之,但比前者要小得多。

在降低农产品的进口保护方面,两个主要的受益国是日本与韩国,由于这两国的农业保护程度极高,因此这并不令人吃惊。农业保护程度较高的其他地区也会受益。在这方面EU有损失,因为我们假设EU会维持其出口和农业生产补贴。所以,EU因世界上其他国家降低了进口保护而实现的出口增长将恶化其业已付出高昂代价的出口形势。

综合所有影响,EU因补贴的减少而从农业改革一揽子计划中获益280亿美元以上。日本因降低了其进口的高保护而受益。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损失很小,考虑到食品净进口国的损失,几乎没有哪个国家蒙受全面损失这个事实是令人惊异的。其原因在于,绝大多数地区通过减少了自己的生产补贴而有所获益,而且尽管它们总的来说是食品进口国,但大多数国家还是出口某些食品的。很明显,各国如果希望避免来自乌拉圭回合这个部分的损失,那么它们就应减少农业生产补贴。

动态影响。尽管人们经常描绘贸易自由化和乌拉圭回合的动态效益,但它们不过是一种估测。我们的研究估测了这些影响,认为在乌拉圭回合引发的初始变革之后,应设立一个时间充裕的调整时期,以使各国的资本存量能重新调整到理想的“稳定状态”水平。由此产生的计算结果可能会高估长期新古典增长模型的潜在福利收益,因为它没有考虑为实现较高的资本存量而丧失的消费;由于这个模型没有找到内源的增长影响——如提高生产力和创新所带来的影响——因此它可能低估长期收益。

我们的长期和稳定状态的模型运算结果列于表1。它与短期模型的明显差异在于乌拉圭回合产生的全球性福利收益从960亿美元上升到了1710亿美元,这几乎为全球GDP的半个百分点。使用这种方法得出的发展中国家的收益是令人吃惊的——它们从占所有发展中国家GDP的0.4%上升到了1.2%。此外,中东和北非,以及东欧及波罗的海沿岸国家,俄罗斯,还有前苏联的其他共和国等,目前预计要有所收益了。

与其他模型的比较

除我们的模型之外,还有两个其他的通用模型,也可用于关税和贸易,总协定(GATT)缔约方在乌拉圭回合中同意的实际变动:Francois的GATT/WTO工作组,McDonald和Nordstrm;以及Hertel,Martin,Yanagishima,以及使用GTAP(全球贸易分析计划)模型的Dimaranan(见专栏)。在世界银行组织的“乌拉圭回合与发展中国家”(1995年1月18—20日在华盛顿举行)会议上,提交了我方所有三个模型对乌拉圭回合所创收益的估测值。如果存在着估测值的巨大差异,它们可以得以解释。的确,由于统计的边际误差,最突出的就是我们有能力解释这些差异的原因,解释总效益中广泛的一致性和各部分内容相对重要性的原因。

在他们早期的一个模型中,GATT秘书处估计乌拉圭回合创造的年收益约等于5100亿美元。这是通过预测至2005年的世界经济(届时,所有乌拉圭回合的变革都已实施)而得出的过高的估计,考虑到2005年时世界经济将大幅度增长,因此关税和出口补贴的同比例削减,以及作为GDP百分比表示的同一比例收益,就会产生更多的美元绝对收益。即尽管GATT研究报告估计的乌拉圭回合收益从百分比上讲与我们研究报告的长期估计有很强的可比性,但前者的美元值却高得多,其原因在于实行关税和出口补贴削减的经济规模。GATT/WTO的报告作者在后来世界银行会议文件中,与我们同样以1992年的经济为根据,估计了乌拉圭回合各项变化的影响;在其稳定状态下规模的收益递增模型中,他们获得的收益估计为1930亿美元,而不是5100亿美元。不论是用2005年还是用1992年作为模型的基年都无优劣之分,但当估计值是以美元而不是占GDP的百分比的形式表示时,记住估计值所用年份就变得重要了。

关于乌拉圭回合的影响,以前也曾发表过一些研究报告,包括 Goldin,Knudsen和van der Mensbrugghe使用RUNs模型完成的研究报告。总的来说,以前的估计值是根据关税和补贴的假设削减公式求出的。这些削减值过于乐观,对发展中国家尤甚。后来,这些修订了其福利估计值的作者又将其下调,因为乌拉圭回合的成果要明显低于人们的预期。

GATT/WTO工作组作出的1930亿美元的估计与我们的1710亿美元的估计具有可比性,因为双方在获得这些估计时使用的模型,都对乌拉圭回合进行了长期稳定状态下规模的收益递增的估价。在这些作者规模的收益递增模型的静态和短期版本中,他们获得了每年990亿美元的估计收益,而我们的估计值为960亿美元。即在我们这两个模型中,考虑了动态或稳定状态的影响,就会把乌拉圭回合的估计收益提高大约一倍。弹性较低的模型变量导出了这两个模型较低的估计收益,但考虑到乌拉圭回合的措施要在10年中实施,因此我们不报导来自低弹性版本的估计值。

Hertel等人估计,乌拉圭回合带来的全球性收益大约为2580亿美元。由于它们没有反映动态、稳定状态或规模的收益递增的影响,因此与模型进行适当比较的是我方静态的规模的收益不变模型。但他们的估计是根据2005年的世界作出的,对1992年以后世界的预测大约使美元估计值翻了一番。即使对未来预测进行了调整,Hertel等人的估计值也依然比我们的高。这是由两个因素造成的:他们预测MFA配额的增长速度要低于世界经济的增长速度,因此取消MFA的收益要略高于用我方模型计算出的收益;而且它们的弹性也略高些(但这是可能的)。

我方估计值与GATT/WTO和GTAP工作组估计值的残留差额并不大。本文各处强调的主题对各个模型都是类似的。尤其是所有模型都说明,开放最彻底的国家获益最多。在可以调整资本存量时,可以预计收益在长期内会更高,企业和消费者对价格变化(由弹性表明)的反应也会扩大。

影响

我们对乌拉圭回合数量化影响的评估说明,虽然在短期内会产生一些受损者,但从长期看,几乎所有国家都会获益,单方面的自由化(关税和生产扭曲的自由化)也可以实施,从而保证所有地区获益。事实上,我们对撒哈拉以南非洲所作的额外估计确认,如果该地区各国允许其出口商利用乌拉圭回合之后的环境所带来的出口良机,那么它们也能极大地获益。

4. 乌拉圭回合的由来

1986年9月在乌拉圭的埃斯特角城举行了关贸总协定部长级会议,决定进行一场旨在全面改革多边贸易体制的新一轮谈判,故命名为“乌拉圭回合”谈判。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贸易谈判,历时7年半,于1994年4月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结束。谈判几乎涉及所有贸易,从牙刷到游艇,从银行到电信,从野生水稻基因到艾滋病治疗。参加方从最初的103个,增至谈判结束时的123个。
在1986年启动乌拉圭回合谈判的部长宣言中,明确了此轮谈判的主要目标:
一是为了所有缔约方的利益特别是欠发达缔约方的利益,通过减少和取消关税、数量限制和其它非关税措施与,改善进入市场的条件,进一步扩大世界市场;
二是加强关税与总协定的作用,改善建立在关税与总协定原则和规则基础上的多边体制,将更大范围的世界置于的、有效的多边规则之下。
三是增加关税与总协定体制对不断演变的国际经济环境的适应能力,特别是促进必要的结构调整,加强关税与总协定同有关国际组织的联系;
四是促进国内和国际合作以加强与其他影响增长和发展的经济之间的内部联系。
乌拉圭回合是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主持下的第八轮多边谈判,也是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的最后一轮谈判。从1986年9月谈判的启动到1994年4月最终协议的签署历时8年。参加乌拉圭回合谈判的国家和地区从最初的103个,增加到1993年底的117个和1994年4月谈判结束时的128个。此次多边谈判的主要成果:一是强化了多边体制,特别是将农产品和纺织品纳入到自由化的轨道,并加强了争端解决机制。二是进一步改善了货物和服务业市场准入的条件,关税水平进一步下降,通过这轮谈判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平均降税1/3,发达国家制成品平均关税税率降为3.5%左右。同时通过谈判达成了服务贸易总协定,与有关的措施和与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三是建立了世界贸易组织。

5. 乌拉圭回合谈判的介绍

1986年9月在乌拉圭的埃斯特角城举行了关贸总协定部长级会议,决定进行一场旨在全面改革多边贸易体制的新一轮谈判,故命名为“乌拉圭回合谈判”。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贸易谈判,历时7年半,于1994年4月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结束。谈判几乎涉及所有贸易,从牙刷到游艇,从银行到电信,从野生水稻基因到艾滋病治疗。参加方从最初的103个,增至谈判结束时的125个。

6. 乌拉圭回合中,服务贸易谈判分为哪几个阶段各阶段的成果

1947--1993年,关贸总协定主持了8轮多边关税与贸易谈判,第8轮谈判于1986年至1993年12月15日在日内瓦回举行,称为“乌拉圭回合答”。其中第五轮称为“狄龙回合”,第六轮称为“肯尼迪回合”,第七轮称为“东京回合”。

7. 什么是"乌拉圭回合"

乌拉圭回合 指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举行的第8次多边贸易谈判,因在乌拉圭举行而得名。关税及贸易总协定的前7次谈判大大降低了各缔约国的关税,促进了国际贸易的发展。1950~1970年期间世界贸易年平均增长率高达8.1%,是本世纪发展最快的时期。但从70年代开始,特别是进入80年代以来,以政府补贴、双边数量限制、市场瓜分和各种非关税壁垒为特征的贸易保护主义日趋严重。为了遏制贸易保护主义,1986年9月15~20日在乌拉圭埃斯特角城举行的缔约国部长级特别会议上决定发起这一次多边贸易谈判。它是8次谈判中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一次谈判,有74个国家(地区)参加,18个国家和21个国家组织派观察员列席,分为“货物贸易谈判”和“劳务贸易谈判”两部分。除了继续解决传统的关税问题外,还增加了许多新的谈判内容。主要是:(1)第一次将劳务贸易列入谈判;(2)重点解决各种形式的非关税壁垒问题;(3)使多年来背离总协定精神的农产品、纺织品和服装等“灰色区”商品贸易回到自由贸易的原则上来;(4)改善总协定本身的机制。

背景:1986年9月在乌拉圭的埃斯特角城举行了关贸总协定部长级会议,决定进行一场旨在全面改革多边贸易体制的新一轮谈判,故命名为“乌拉圭回合”谈判。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贸易谈判,历时7年半,于1994年4月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结束。谈判几乎涉及所有贸易,从牙刷到游艇,从银行到电信,从野生水稻基因到艾滋病治疗。参加方从最初的103个,增至谈判结束时的125个。

谈判的结果使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平均降税1/3,发达国家工业制成品平均关税水平降为3.6%左右。农产品和纺织品重新回到关贸总协定贸易自由化的轨道。创立了WTO并将关贸总协定的基本原则延伸至服务贸易和知识产权,达成了《服务贸易总协定》和《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修改和完善了解决争端的规则,其中有些措施是立即实施的。谈判以签署乌拉圭回合一揽子协议方式告终,协议对WTO成员均适用

8. 乌拉圭回合的主要内容

1、主要内容
①货物方面
乌拉圭回合有关货物的谈判可以分为两个内容,一是关于关税减让的谈判;二是关于规则的谈判。
②服务方面
过去关税与总协定只涉及货物领域,服务不属于关税与总协定多边体制的管辖范围,因此,许多国家在服务领域采取了不少保护措施,明显制约了国际服务的发展。为了推动服务的自由化,在乌拉圭回合谈判中,发达国家提出将服务业市场准入问题作为谈判的重点,经过8年的讨价还价,最后签署了《服务总协定》(英文缩写GATS),并于世界组织成立的1995年1月1日正式生效。
③知识产权方面
乌拉圭回合知识产权谈判组于1991年12月提出了《关于与相关的知识产权括对冒牌货的协议》(英文缩写TRIPs)。该协议经过讨论修改后,在乌拉圭回合结束之际被各国接受而成为正式协议。该协议明确了知识产权国际法律保护的目标和动机;扩大了知识产权保护的范围,加强了相关的保护措施;强化了对仿冒和盗版的防止和处罚;协议强调对反竞争行为和歪曲的控制;协议规定了对发展中国家提供特殊待遇的过渡期安排;最后协议还规定了与有关的知识产权机构的职责,以及相互之间合作的安排。知识产权协定是乌拉圭回合一揽子结果的重要组成部分,所有世界组织成员都受其规则的约束。
④多边贸易体制
突破原有的议题,根据国际贸易发展的需要,达成《建立世界贸易组织协定》,通过建立贸易组织,取代“1947年关贸总协定”,完善和加强了多边贸易体制,为执行“乌拉圭回合”谈判成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这是“乌拉圭回合”取得的最突出的成果。
2、简述
1986年9月在乌拉圭的埃斯特角城举行了关贸总协定部长级会议,决定进行一场旨在全面改革多边贸易体制的新一轮谈判,故命名为“乌拉圭回合”谈判。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贸易谈判,历时7年半,于1994年4月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结束。谈判几乎涉及所有贸易,从牙刷到游艇,从银行到电信,从野生水稻基因到艾滋病治疗。参加方从最初的103个,增至谈判结束时的123个

9. 乌拉圭回合谈判是怎么回事

乌拉圭回合 1986年月在乌拉圭的埃斯特角城举行了关贸总协定部长级会议,决定进行一场旨在全面改革多边贸易体制的新一轮谈判,故命名为“乌拉圭回合”谈判。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贸易谈判,历时7年半,于1994年4月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结束。谈判几乎涉及所有贸易,从牙刷到游艇,从银行到电信,从野生水稻基因到艾滋病治疗。参加方从最初的103个,增至谈判结束时的125个。 谈判的结果使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平均降税1/3,发达国家工业制成品平均关税水平降为3.6%左右。农产品和纺织品重新回到关贸总协定贸易自由化的轨道。创立了WTO并将关贸总协定的基本原则延伸至服务贸易和知识产权,达成了《服务贸易总协定》和《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修改和完善了解决争端的规则,其中有些措施是立即实施的。谈判以签署乌拉圭回合一揽子协议方式告终,协议对WTO成员均适用。 非歧视进行贸易是WTO的基石,是各国间实现平等贸易的重要保证,也是避免贸易歧视和摩擦的重要基础,它主要通过最惠国待遇和国民待遇原则加以体现。 根据WTO协议,各国一般不得在其贸易伙伴之间造成歧视。如果给予某一国一项特殊优惠,例如针对其某项产品征收更低的关税,也必须给予其他所有WTO成员同样的待遇。这就是最惠国待遇原则。该原则非常重要,是为了保障各国都能平等对待WTO每个成员。 这一原则也允许一些例外。例如,某地区的几个国家可以签订自由贸易协定,该协定不适用于来自集团外的产品。或者,一国可对来自特定国家的被认为是进行了不公平贸易的产品设置壁垒。对于服务贸易,允许在少数情况下采取歧视性做法,但协议只允许根据严格的条件实施这种例外。

10. 乌拉圭回合谈判的基本信息

关贸总协定(GATT)和世界贸易组织(WTO)的重要职能之一是进行多边贸易谈判,通过谈判来要求成员削减贸易壁垒,逐步实现贸易自由化。从1984年关贸总协定成立开始的第一轮多边贸易谈判起,至乌拉圭回合谈判, 关贸总协定共有过7轮关税贸易谈判。其中,第一轮至第五轮谈判主要是关税减让谈判,第六轮谈判涉及议题关税和反倾销措施;第七轮谈判主要是关税,非关税措施和“框架”协议亦称(东京回合) 。
通过谈判和实行关税减让, 发达国家的工业产品平均关税已经从原来的40%左右下降到4.7%, 发展中国家的关税也下降到13%在左右。大大促进了国际贸易的发展,推动了世界经济的增长。
关贸总协定东京回合谈判结束后,特别是第二次石油危机以来,世界经济陷入停滞不前的困境。由于主要发达国家的经济低迷,危及到广大发展中国家初级产品的出口,使得发展中国家陷入了严重的债务危机。在这种背景下,如何发展各国的经济合作,通过发展国际贸易来刺激各国经济增长, 成为国际社会亟待解决的课题。
经过关贸总协定历次谈判,各国的关税水平已经大幅度降低,而且受到关贸总协定的约束而得不到提高, 所以各国政府转而采取歧视性的进口限制措施,对农产品或工业品的出口实施补贴,或迫使竞争能力强的国家自愿限制对主要出口市场的出口数量。此外,在80年代初期, 关贸总协定与世界贸易的现实出现脱节与滞后。如服务贸易变的更加复杂和更加重要,关贸总协定则被侵蚀, 农产品的多边体系有很大的空子可钻,以及关贸总协定的组织结构工作效率不高等。这样,种种因素使关贸总协定缔约方确信必须进行新的努力来加强和扩展多边贸易体系。
为创造一个新体系,1986年9月,各国部长聚集在乌拉圭的埃斯特角城, 决定发起关贸总协定历史上最后一轮多边谈判,从而导致关贸总协定第八轮多边贸易谈判 — 乌拉圭回合的举引。
乌拉圭回合谈判的总体目标是为了抑制保护主义消除贸易扭曲现象; 维护总协定的基本原则和促进总协定目标的实现; 建立一个更加开放,更具有生命力和持久的多边贸易体制; 促进贸易增长和发展; 考虑贸易、货币、金融和发展之间的联系。

阅读全文

与乌拉圭回合谈判主要成果相关的资料

热点内容
珠宝公司需要注册哪几类商标 浏览:313
马鞍山大华国际 浏览:48
软件著作权申请登记表 浏览:603
个人转让著作权减免税政策 浏览:973
ppp无形资产摊销 浏览:793
无形资产减值后折旧要重算吗 浏览:736
行政单位怎么计提无形资产摊销 浏览:561
无形资产为什么是摊销 浏览:645
如何合法取得建设用地使用权 浏览:265
利天下知识产权 浏览:46
改证书软件 浏览:790
地形图测绘成果 浏览:562
资源税乙种证明有效期 浏览:261
无形资产的使用寿命都可以确定的 浏览:779
经济纠纷起诉费用 浏览:14
2012中国版权年会 浏览:256
中国创造ppt 浏览:481
马鞍山到歙县汽车 浏览:706
包装物摊销账户 浏览:156
碧波工商局电话 浏览:439